您现在的位置:

中超 >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最新章节_ 第三千七百五十一章 一切注定!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睁开眼的我才发现此时的我已经躺在床上了。

    我已经回家了吗?

    难道刚刚所发生的事情,都是我的一场梦?

    我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此时的我突然看着自己的右手发呆。

    如果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一场梦的话,那……我伤害蒋晴晴的事情,也是一场梦吗?

    我很想它只是一场梦,一场让我虚惊的梦。

    不过的脑海里却清楚的记得蒋晴晴那苍白的脸色以及她腹部还流着鲜血的伤口。

    这不是一场梦!

    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我确实亲手伤害了蒋晴晴!

    我明明答应个蒋晴晴的啊,我不会伤害她,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这样做?

    蒋晴晴现在怎么样了?她被我捅了一刀,恐怕蒋晴晴现在很是伤心吧?

    想到这里,我突然忍不住鼻子一酸,随后便抱着被子痛哭了起来。

    我以前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哭得如此撕心裂肺。

    我也很想忍住,毕竟我不是一个动不动就喜欢哭的人,甚至从小到大我哭的次数用一只手就能够数得过来。
<癫痫会隔代遗传吗br>     然而现在却不是我能够控制得住的,我为了自己的女儿,伤害的我心里最爱最舍不得伤害的那个女人,这是上天对我的戏弄吗?

    此时的我已经不知道该去考虑什么问题了,想着以后再次遇到蒋晴晴她可能会有的表情以及眼神,我心脏就再次揪痛不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这才停止了自己的哭泣。

    或许一个人的时候我才能如此哭出来吧?在人前我能这样哭吗?我自己或许都不明白这个道理。

    看着我那之前还沾满鲜血现在却不知道被谁洗干净了的右手,我心里就是一股憎恨的情绪。

    为什么会是这样?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难道就是因为我心里的那股表姐一直担心的戾气?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当时什么都意识不到啊!

    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能够回忆起我到底是怎么对蒋晴晴动手的,那段时间我就如同沉睡了过去一般,没有丝毫的记忆,这难道也是那种状态的副作用吗?

    想到这里,我内心便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

    如果我每次出现这种让我根本控制不住的状态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做的全是我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那样的我会有多么的可怕?

    这次我将蒋晴晴给伤害了,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有一天邵阳羊羔疯那家医院好我会不会也对表姐动手?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这样的结果让我感觉到害怕至极!

    如果我什么都干不了,那我即使出现了这样的状态,岂不是也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这么想着呢,我看着我自己右手的目光之中的憎恨也越来越浓厚。

    我突然抬起头,看着床头柜上的那个花瓶,随后便伸出左手将花瓶拿在了手中,高高的抬起,就要将朝着我的右手手腕上砸过去。

    砰!

    花瓶才被我举起,就突然在空中爆裂开来。

    碎片洒落了我一床,这让我不由得一愣,转过头看去,此时的门口竟然站着苦大师。

    看来阻止我自残行为的人,应该是苦大师了。

    苦大师背负着双手,就那么看着我也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情,不知道苦大师此时心里在想些什么。

    “师伯。”我吞了吞口水,对着苦大师招呼道。

    尽管我现在并没有什么想要说话的心情,不过出于礼貌我还是得给苦大师打招呼。

    苦大师似乎也看出来了我此时的心情不好,微微点了点头,走到我身边看了看我,随后便开口道:“伤害自己终究只是一件懦弱的事情。”

    懦弱么?

    我惨然的笑了笑,羊癫疯中医治疗方法此时的我真的很想将自己那没用的右手给彻底废掉。

    “总比伤害别人要好得多吧?”我呆呆的开口道。

    “所有人都知道,那不是你情愿的。”苦大师说道,也不知道苦大师这样说是不是为了安慰我。

    “所有人都知道么?”我看了看苦大师。

    “或许蒋晴晴不会这么想,而且我确实对她动手了。呵呵!可笑的是在带她过去之前,我还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不会伤害她,现在我说的话也都是一些空话了吗?”

    “那并不能怪你不是吗?”苦大师再次说道。

    “那时候的你神志不清,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所以你才会对她动手。而且,这早已经是注定了的。”

    “注定?什么注定?注定我要对蒋晴晴下手吗?”我转过头看着苦大师询问道。

    苦大师看了我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张成,你还记得你之前所做的那个梦吗?”

    “梦?”我愣了愣。

    “哪个梦?”

    我做过的梦很多,我还真不知道苦大师所说的到底是哪一个。

    “你与蒋晴晴的那个梦。”苦大师回答道。

    “在梦中,你为了你的女儿亲手杀死了蒋晴晴。”

    听到苦大师的话,我脸色不郴州羊羔疯那家医院好由得大变,脑袋里就如同划过一道闪电。

    对啊!

    我确实是做过这样的一个梦,当时我还去找孤灯和尚解过这个梦的,孤灯和尚所说的话我都感觉到一头雾水,还以为是这个和尚在忽悠我。

    等等!这个梦……为何会那么熟悉?

    为了自己的女儿杀死蒋晴晴?

    这……不就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吗?那个梦……还真是一种征兆?

    “为什么?为什么会跟梦挂钩?”我喃喃道。

    “我说过,这一切都是注定了的。”苦大师看着我再次叹了一口气。

    这一切都是注定了的吗?我伤害蒋晴晴早已经是注定好了的事情?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注定的事情?

    可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又如何?

    刚刚发生的事情与之前我所做的那个梦的梦境一模一样,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注定好了的?

    “可是……为什么没人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不跟我说?”我突然抬起头看着苦大师开口道。

    “这件事情,不是谁跟你说就能够阻止的,况且……没有任何人能够猜到所有的事情发展到底是怎样的。”苦大师回答道。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qrd.com  吉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