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超 >

殊途同归:阴阳路漫漫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518章 什么局……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我真是被她抱得浑身哪个细胞都不舒服,硬生生的想要把她的手给掰开,但是她觉执着的紧贴着我不放,这造型特别的不舒服,:“你给我松开!”

    “不松,你不让我走,我就松。”

    我咬了咬牙,掐住她的手腕猛地一用力,许美金疼的‘呀’了一声,我直接回头看她:“你要么就去找那个口香糖,要么就去一个我看不着的地儿,别再拿小时候说事儿,我跟你之间,不会再有一点点的关系了,早知道你这样,我上次就算是看着那个口香糖的老婆打死你,也不会上前一步的。”

    许美金的眼睛有些发红,垂着眼揉着自己的手腕,正常有些自尊的都应该受不了转身离开了。

    厨房促狭的环境里空气焦灼的厉害。我冷着脸看着她:“还不滚!”

    ‘咚咚咚’~

    姥爷忽然在厨房的外面敲门:“娇龙啊,你们俩这是干啥啊,啥玩意儿掉地上了噼里啪啦的啊。”

    “哦,马爷爷,是水果掉地上了,娇龙帮我捡水果呢!”

    许美金扯着嗓子应了一声,抬着胳膊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低声的张口:“我知道你肯定烦我。每一步路都是我自己走错的,但是有一点你没办法否认,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马爷爷跟马奶奶也都是看着我长大的,你上学不在家的日子。我也经常去帮忙洗衣服干活。跟他们也有很深的感情,不管你怎么想,我都会经常过来看马爷爷的。”

    我无语的看着她:“看我姥爷?许美金,你这是在利用老人对你的那份心你知道吗,是,我是没办法把你当年对我做出的事情告诉我姥爷,但是我说了,那件事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如果你不想让我越来越讨厌你。现在,就马上给我离开。”

    “可你已经越来越讨厌我了不是吗。”

    许美金梗着脖子看着我:“我消失你也是讨厌的,不论我做什么你都讨厌是吗,你只是记着我的不好哪里还会记着我的好了,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啊,就算是我曾经做过错事,但我也是为了你啊,反正,我跟别人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既然搬出来了,我就想做我自己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不管你是有多讨厌我,但我都不会走的,以前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跟你做除了灵魂伴侣以外的事情,但是现在我确定了,我可以,所以,我为什么不离你近一些。”

    我看着她理直气壮地样子却说不出来话,这样子,跟几年前义正言辞的说喜欢我,全世界只有她对我好的那个许美金有什么区别!

    “娇龙,我知道你这是被熊伤的,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别碰我!”

    我后退了一步看着她:“你真是让人恶心你知道吗,我早就跟你说过,哪怕我喜欢女人,但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可是……”许美金看着我淡淡的张口,:“我知道你对我有反应的。”

    “你什么意思。”

    许美金垂下眼:“那天在我还住的那个别墅里,我感觉到了,你有反应……”

    “你……”

    许新乡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美金的脸红了红:“我的确是不干净了,但你有反应这件事儿骗不了人,就是因为我有过经验,所以我知道,你跟我可以的,我可以等,等你接受我……”说完,她端起我放到一边的果盘抬脚直接走了出去。

    我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却抓狂的有一头撞墙的冲动,谁他娘的知道我当时怎么会有反应!

    用力的踹了一脚橱柜的柜门,有反应就是能做吗,这是什么逻辑!!

    “娇龙,你在厨房做什么!出来吃水果啊!!”

    姥爷在外面喊我,走出去,我看着坐在姥爷对面用水果刀削着苹果的许美金,还真是多一眼我真是都懒得看,行啊,你不走是吗,我走!

    转身直接向门口走去,姥爷在我身后开口:“娇龙啊,你要去哪儿啊。”

    “去看看程白泽。”

    我应了一嗓子就开始穿鞋,姥爷应了一声:“大丫在这儿呢你跟大丫唠唠嗑啊……这孩子,那你把水果给小白带去啊,别忘了让他明早上过来吃饭啊!”

    反手直接关上房门,让他过来吃饭?许美金在这儿我都不想吃饭了。

    等不及电梯,我腾腾腾的上楼,抬手‘叮咚叮咚’的跟催命一般的按着门铃,开门的程白泽看着我不禁惊讶:“你出院了?”

    我推开他:“让我进去待一会儿!”

    “哎,你等等!!”程白泽着急的敢在我的身前,扣起茶几上的一个木箱子收到了柜子里:“你怎么了这是。”

    我走到冰箱前拿出一罐啤酒打开喝了一口,看了他一眼:“怎么,有不可告人的事儿不能让我知道啊。”

    “我师父的遗物,你想看啊。”

    我闷闷的叹了一口气,坐到沙发上看着他:“懒得看。”

    程白泽呵笑了一声,抢过我手里的啤酒罐子:“想留疤啊你,喝什么酒啊!”

    我白了他一眼:“烦不烦,给我!”

    “到底怎么了你,怎们忽然就出院了,跟你家那位总裁吵架了?”

    我拿过啤酒罐子,脚蹬到他们家的茶几上,“没有。”

    “那是怎么了,突然造访,还一脸忧愁,被谁给刺激了……”

    虽然他态度挤眉弄眼的,但我的确是需要发泄的渠道,恶狠狠的把啤酒罐子坐到茶几上看着他:“你说许美金怎么就会那么阴魂不散!她就没完了么她!我还对她有感觉?我有个大头鬼我!”

    “许美金?”

    程白泽被我说的发懵,翻着眼睛想了好半天才拍了一下手:“哦,我想起来了,就是你那个对你占有欲极强的闺蜜是吧,她不是失踪了吗,怎么,又出现了啊。”

    我拿起啤酒罐子又喝了一口,“这一天都够烦了的了,什么时候能是个头啊。”

    程白泽却笑了,侧着身胳膊搭到沙发靠背拄着脸看我:“行啊,看来对你还不死心啊,怎么,又告白了?”

   &n如何发现癫痫病的早期症状bsp;我没应声,眼睛盯着电视的画面却一点都看不进去。

    “多大点事儿啊,你又不喜欢女人,而且在我的心里你就是个女人,不喜欢就拒绝么,总会有那么一两个迷途少女的,对了,就像那个宗宝现在的女朋友文晓妮,她之前我记得给她看五鬼运财那阵儿不是还喜欢你喜欢的要死要活的么,现在不也回头是岸了?”

    “许美金跟小妮不一样。”

    我淡淡的应着,“小妮是直来直去,但是许美金是那种心里有什么事情都不会说出来的人,她总是用她自己的思维做事,她觉得好的,就是好的,她觉得不好的,哪怕她做错了,她也不会承认的。”

    “所以呢,不管她做什么,重要的是你啊,你不喜欢不就没事了,再说,你现在不是还有个总裁男友么,就跟她说,让她去把她的情敌解决了,这样,才能跟你有希望……哎,别说,这还真是一出好戏啊。”亚华巨号。

    “咝,你能不能正经一些啊,什么总裁啊,我已经很郁闷了,你还在这儿看笑话,是我哥们吗!!”

    程白泽哈哈了两声:“啊,现在我又成你哥们了啊,我这还真是身兼数职啊,得,你说说吧,我就当回知心大哥哥,为你马娇龙分分忧。”

    我仔细的看了看他的眉眼,抿着唇看了看他:“你是个纯爷们吧。”

    “说什么呢!”程白泽一把抢过我的啤酒,咕咚咕咚的干了后看着我:“看见没,纯的。”

    我挑了挑眉,盘腿拄着下巴看着他:“那你要是走到大街上看见一个特别性感的女人,会不会起反应。”

    程白泽有些无语:“你当我是种马啊,看见个女的就起反应?”

    我挠了挠下巴:“我的意思是,如果一个女人穿着暴露,忽然坐到的你的身上,当然,前提是,你很不喜欢她,至少你有喜欢的人,这样,你会起反应吗。”

    程白泽饶有兴致的看着我,幕地,忽然笑了:“怎么,你对着那个什么美元起过啊……”

    “一边儿去!我,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这人怎么这么会举一反三呢!聪明的让我太讨厌了!

    “不知道。”

    程白泽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腿:“你把上衣脱了坐上来我试试。”

    “滚一边儿去!”

    我起身去冰箱里又拿出一罐啤酒看向他:“再不好好说话我现在就去找宗宝去!”

    程白泽憋着嘴笑着看着我:“找宗宝?宗宝知道什么啊,还是我告诉你吧,有反应很正常,别说男人了,就是个女人跟女人之间,那有时候都会有反应的,生理反应不算是什么的,不过这事儿别让你家那位知道了,他肯定是接受不了。”

    “废话。”说完我就觉得自己被绕进去了:“嘿,我又没说我有过!”

    程白泽摆摆手:“放心,我这个人很开明的,更别说你是阴阳人了……不过,我好奇的是,你对男人,会有生理反应吗。”

    我一口酒还在嘴里没来的及咽下去,感受着程白泽凑过来的探究的眼神,半晌,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

洛阳治癫痫的医院怎么选择     “这就对了啊,你是女人来的么!”

    我没应声,是啊,虽然我外表什么的倾向于往男人上打扮,因为我觉得这样穿比较干练简洁,但是内心我还真没太把自己当成男人,怎么就会对许美金起反应了呢,尤其是她说出来的那个脸红的样子,我真是膈应啊!

    “哎,马娇龙,你看我,这样……你有反应不……”

    转过脸,程白泽忽然贱贱的扯大自己的衣领,露出那精硕的大肩膀子,“小心情澎湃了一点没。”

    “你烦不烦!”我扯过靠枕直接打向他:“无聊不啊!”

    程白泽笑着接住我的扔过去的靠枕,抱到怀里看着我:“你还真是不一般的矫情,这么大点事儿也能给自己弄上火了。”

    “你试试,就知道我是不是矫情了。”

    生活中充斥着这种乌烟瘴气的东西,被男人喜欢也就罢了,但女人这种,还是知难而上的,而又好像抓到了我的小把柄似得,不是一般的头疼。

    正说着,手机铃铃的响起,拿出来看了一眼,卓景。

    本能的哈出两口气,但忽然想到,哈什么啊,他也闻不到!

    程白泽无语的拿过我的啤酒罐,“查岗了?”说着,转过脸看着电视,漫不经心的喝着。

    我没应声,而是接起手机:“喂。”

    “到家了?”

    “嗯,你妈妈怎么样了。”

    “她没事,已经睡了,我不是说让你去我那么,怎么回家了。”

    “我又没事,只是小伤而已,不用一直养的,脖子上都能遮住,脸上的也看不太出来。”

    “洗脸的时候要注意一点,别吃辣的,知道吗。”

    我心里有些发虚,瞄了一眼程白泽喝的啤酒,跟猫叫似得嗯了一声。

    “在家做什么呢。”

    “看电视啊……”

    “跟你姥爷?”

    我又本能的瞄了程白泽一眼,硬着头皮嗯了一声。

    “好,早点睡,知道吗,别熬夜。”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累,应该被他妈妈的事情闹腾的心里不爽却不好发作。

    “哦,我知道,你也别工作太晚。”

    挂下手机,我长吐出一口气,还好,还好卓景的风格不太腻乎,不然我这当着别人的面还有点不太好意思。

    “挂了?”

    我点点头,把手机揣进兜里,程白泽随即干笑了两声:“马老丝,我发现你就跟我们有脾气啊,跟着你家那位一开口就跟要踩猫尾巴似得小心翼翼的哈。”

    撇了撇嘴,我扯过自己的啤酒罐:“这我的!衡水羊羔疯好的医院你想喝自己去拿!”

    程白泽呦呵一声:“能耐啊,刚才不是还说什么不能熬夜,不能吃辣么,你有这嗓门怎么不跟着电话里那位嚷啊!”

    “行了,你不能不寒碜我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卓景什么个性,我跟他说这个,他都容易大半夜的过来骂我。”

    程白泽点头:“嗯,你是该骂骂。”

    我懒得搭理他那个挪揄的劲儿,往他的身边凑了凑:“那个……我能不能问你个事儿。”

    “说啊,你还少问了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知道你程先生的脑力过人,就是你前两天跟容丹枫说她那个小把戏被看出来了是什么意思啊。”

    程白泽的眉头一挑:“马娇龙,这才是你大晚上造访的焦点吧!“

    “不是!”我清了一下嗓子:“我真是被那许美金弄闹心过来的,这不是赶巧么,你说说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看出什么来了。”

    程白泽哼哼的笑了两声,用下巴指了指啤酒:“伺候着,不然不说。”

    见状,我直接就狗腿了,颠颠的跑到冰箱给他拿出几罐,打开双手奉上:“求解啊,程大师。”

    程白泽看了我一眼,接过啤酒罐表情微微的有些严肃,看了看我:“你觉得卓景他妈是一般人么。”

    我摇头:“当然不是了,我跟她单独接触过,现在想想还起鸡皮疙瘩呢。”

    程白泽点头,意味深长道:“所以啊,这很有可能是个局……”

    “什么局?”我一脸恳切的看着他:“是不是他妈妈都知道,利用容丹枫呢!”

    “这我哪知道。”

    “你不懂啊!”我瞪着他:“不懂你跟我羊了二怔玄玄乎乎的!”

    程白泽笑着不行的看着我:“太东北的话不好意思我听不懂。”

    我切了一声,把啤酒往他身前推了推:“喝喝喝,都给你喝吧,我回家了!什么人啊!”

    程白泽起身慢悠悠的送我:“这样吧,你把密码破了,我跟你好好的聊聊,深入的替你分析一下,怎么样。”

    “不破!智商不够!”

    扔下几个字我就风风火火的走了,走到电梯口转头又看了看含笑的他:“唉,我姥爷说让你明早上我家吃饭别忘了啊。”

    程白泽轻轻的点头,“好……不过,马娇龙。”

    “嗯,又怎么了。“

    程白泽倚着门框优哉游哉看着我:“你的生理反应,是对卓景起的吗。”

    “对你起的!”

    白了他一眼,我也不等电梯了,听着他的笑声直接就向楼下走去,什么关注点啊这是!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qrd.com  吉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