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超 >

概念的无限之旅最新章节_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一路走好,查十尔斯师傅!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领域文学网

    ps:在下错了,真心的错了,不求各位读者大大的原谅,毕竟在下的节操已经和灵梦是一个级别的了。不过,相亲地狱依旧在持续中,请问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在下的母亲大人。在线等,挺急的!

    ps:另外,新学期开始了,祝福一下广大的学子们,新学期,好好努力,天天向上。应该逃课的逃课,要泡妹子的赶紧去泡妹子,不然等以后回忆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却发现只有无尽的习题和课本的时候,才懊悔自己的青春为什么都是书啊!

    “布兰德唷,身处于黑暗之中的你,应该非常清楚黑暗是憎恶、虚无、破坏,所以越是处在黑暗中,就越是渴望光明,但是走到阳光下之后,才发现在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里,光明也是虚假的一切都变得无法相信。到头来我们得到的又是什么?无非就是这个世界上只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查尔斯眼神涣散的看着寺庙门口处的赤瞳她们一伙人,嘴角弯起一个嘲笑的弧度。

    杀手,是行走在黑暗世界的人,可是,当杀手越是向往光明的时候,却发现手上和血腥和心中黑暗就越是浓烈。

    在这条名为救人,但却是在杀人的道路上,最终的后果又是什么呢?

    只能是被所有人恐惧的怪物!!!

    是的,普通人是无法打败怪物的,而能够打败怪物的,也只能是怪物。

    “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呢,真不愧是那位大人。咳咳现在,你们就是走在了我的老路上,我这样子就是向往光明的杀手的陌路。”

    说出的好似诅咒一样的话语,但是,这或许也是劝诫吧。

    如果说查尔斯已经是怪物的话,那么夜袭的众人都是选择了前往怪物的路上。

    夜袭的众人都沉默了,正因为她们是向往光明的杀手,才能够清楚的知道,在自己的手上沾染了多少血腥,也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的罪恶有多大。

    哪怕有一天因此遭了报应,也是理所当然的。

    “啊啊,这个问题,师傅你就安心吧,我们是绝对不会变成你这样的。”

    布兰德摆了摆手,身上的铠甲也消失不见了,转变成的是一柄刀身宽阔的西洋大剑。

    “和师傅你不同,在我的身边,有他们在。”

    布兰德来到塔兹米的身边,用宽大的手掌拍了拍塔兹米的脑袋。

    “大哥,你的伤。”

    “小事,小事,我撑得住。”

    说着,布兰德摆了一个健美的姿势。然而,对于这个动作,布兰德的胸口处赫然喷涌出道道鲜血。

    对此,布兰德的脸色也有些发白。

    “哇啊啊!还说小事,在不进行止血的话,大哥你就要挂了。”

    “啊哈哈,没问题的,没问题的。”

    布兰德笑着摸了摸塔兹米的小脑袋。

    唔!!!

    塔兹米的面色发红着,这自然不是害羞,而是气愤!

    现在都是什么情况了,还有功夫在这里开玩笑!

    “够了,快给我躺下,然后脱衣服!”

    塔兹米破天荒的对着布兰德大吼,这让布兰德很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的也不仅仅只是布兰德而已,赤瞳她们一伙人也同样如此,塔兹米居然吼了布兰德诶!而且内容还是如此的劲爆!

    完全不知道赤瞳一伙人已经用八卦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塔兹米,不由分说的拉过布兰德的手,然后将布兰德推倒在地上,并且强硬的拔下布兰德身上的衣服。

    一瞬间,布兰德那充满男性阳刚魅力的,有着八块腹肌,还有人鱼线的上半身身躯就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黑瞳,不要看!”

 治疗癫痫哪家病院好;   赤瞳下意识的就用双手遮住了黑瞳的眼睛,不过,自己却是看的津津有味。

    拉娜倒是羞涩的别过脑袋去,哪怕布兰德是个基佬,但是布兰德的身材确实是没得说的,绝对是符合哪些深闺怨妇们的口味。

    “哦呀呀塔兹米意外的有攻的潜质呢!或者说在受的表明下,本质其实攻?!”

    雷欧奈饶有兴趣的看着此刻强硬无比的塔兹米,双眼冒出亮闪闪的光芒。

    “啊?!那个塔”

    还不等布兰德把话说完,塔兹米就黑着一张脸。

    “不许动,就这样乖乖的!”

    “额!是!”

    面对着此刻攻气全开的塔兹米,即使的布兰德也败下阵来。

    似乎是知道了布兰德的妥协,塔兹米那攻气十足黑化?的脸色也好转了许多。

    接着,只见塔兹米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些瓶瓶罐罐东西,然后打开来,将一些药液倒入布兰德胸口和背部的伤口处,接着将自己身上衣服的撕碎成条布的形状,并缠绕在布兰德的伤口部位。

    “血已经止住了,但是只是表面而已,里面受到的伤很严重,必须赶紧回去治疗才行。”

    塔兹米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这是怎么了,大家为什么这么诡异的看着我!

    看着雷欧奈那有奸情,绝对有奸情,拉娜的加油,我支持你,赤瞳的真不愧的是塔兹米,有些小看你了,以及最重要的布兰德的欣慰的眼神和得意的笑容。

    不妙!不妙!!不妙!!!

    “大家,那个”

    “呀!恭喜了,布兰德。”雷欧奈眯着猫咪一样的嘴,戏虐的拍了拍布兰德的肩膀。

    “唔虽然我知道结局但,不得不说,布兰德你攻略的太快了。”拉娜看了看塔兹米,然后对着布兰德说出有些怪异的话语。

    “祝福你们。”赤瞳对着塔兹米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连带着黑瞳也同样竖起一个大拇指

    所以说,这到底是是怎么一回事啊!

    恭喜是什么鬼!什么攻略太快了!祝福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给我说清楚啊!!!!!!!

    塔兹米在内心深处咆哮着,但似乎确实有一丝丝微不足道的窃喜。

    “脸红了,脸红了。果然,塔兹米已经呵呵呵”

    “才,才不是呢!这,这只是因为”

    “因为什么?傲娇了的塔兹米”

    雷欧奈用手轻捂着自己的嘴角,但是那从眼神中流转出的玩味之意,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喂喂,你们不要在打趣塔兹米了。”

    看着,傲娇的塔兹米,顿时化身护妻狂魔的布兰德,用自己的单手勾住塔兹米脖子,将塔兹米脸庞压制在自己的胸膛处,一副明显秀恩爱的样子,不过随即就被塔兹米挣脱出来。

    “塔兹米的心意,我已经收到了哦。”

    这一次,换成布兰德拉过塔兹米的手,并且挑起了塔兹米的下巴,情深意切的说着,然后不给塔兹米任何反应机会的布兰德,又把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了查尔斯的身上。

    “和孤独的师傅你不同,只有我的身边有他们的存在,我就是布兰德。”

    是啊,和查尔斯不同,在布兰德的身边,有着同伴,有着一同行走在向往光明的黑暗之路并且相互扶持,相互依靠的同伴。

    寂寞的时候,有同伴跟着寂寞,哭泣的时候,同伴也会跟着一起哭泣,烦恼的时候,也会有同伴一起抱着脑子烦恼。

    但是,只要有同伴在身边的话,不管怎样的伤痛,总能互相谅解。

    “哪怕有一天,我真的走错郴州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好了路。他们啊,就会在我的脸上狠狠的来上一拳,接着在把我从地狱里拉上来。所以,有他们在,我就无所畏惧。”

    “在我看来,夜袭的大家就是我的世界啊。如果,在未来就算真的世界被拯救了,如果大家都不在了,我也会消失的,同伴对我而言就像是整个世界的拼图,当你们牺牲了任何一个,对我而言,就是世界毁灭了一部分。如果,师傅你的身边也有这样的同伴的话,或许结局会不一样吧。”

    布兰德的话,让众人原本因为查尔斯的话而显得阴郁的内心,此刻暖洋洋的。

    是啊!如果,今天不是因为遇到了查尔斯,可能到最后我们都不会说出如此关心对方的话,毕竟有这样的好伙伴,说不说都没关系。因为,大家都能够感觉到,只要还在一起,就会共同笑着面对一切,而这种心情永远都不会改变。

    “没错,老头子,只要老娘的身边有大家在,老娘依旧是雷欧奈!你大可安心的死去吧。”

    “”

    虽然,查尔斯很想吐槽,明明之前还应该是非常严肃的画风,结果为什么下一秒就如此逗逼了,而且,明明应该下去领盒饭了,结果到现在还让自己活着,作者给老夫滚出来之类的话。

    “或许吧,真正的悲哀,也许不是得不到,而是清楚自己得不到。如果也许谁知道呢我现在唯一能够清楚的只有,我是名为查尔斯的怪物这一点罢了。”

    不同意还能露出如此灿烂笑容的布兰德,习惯躲在阴暗的角落默默舔着伤口的自己,从来不奢望有一丝温暖的阳光照在自己身上,亦不曾奢望有温暖话语,来温暖自己早已冰冷且伤痕累累的心灵。

    痛苦也好,懊悔也罢。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在我的梦境中,我梦见的都是涂满了血的颜色。我分不清那到底是我的梦,还是我内心的渴望,所以每当梦醒的时候,我感到了一种安心的感觉。”

    “是梦境映照的现实?还是现实映照了梦境?谁是梦境,谁又是现实呢。到了现在,已经是个无所谓的问题了。或许,我的本性就是嗜血,内心的空虚,只不过是我给自己的嗜血一个理由也说不定。”

    查尔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布兰德,不,或者说对此刻的所有人说出自己的心语。

    但是,他知道,他必须说出来。

    “自私自利,是人性的麻醉剂,你们身上的罪恶就像是沉重的负担,即使有同伴来分担,这些罪恶依旧会把你们给压垮。你们确定要背负着这些,进行前进吗?”

    夜袭的众人,相互的看了看,然后共同的对着查尔斯坚定的点点头。

    “曾经,我作为帝国的暗杀部队而生活的时候,杀了许多无辜的人,甚至还杀死了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玛莎。即使后来逍遥大人将她复活,我内心的伤痕依旧没有减轻多少。对我来说,那段伴随着快乐的痛苦回忆,带给我的伤痛和悲哀是如此的巨大。”

    赤瞳首先开口说着,她再一次的回忆起了在陇西镇和玛莎,和柯尔奈莉亚她们六个小伙伴,以及那个被称为父亲的戈兹齐,一起生活的时光。

    在哪里,有大家一起辛辛苦苦的训练,有柯尔奈莉亚如同母亲般的关怀,有筑紫小心翼翼的帮助,有因为盖伊的下流话而鄙夷,有队长纳哈修一口一个杂鱼而感到气愤,也有因为波尼的无脑而感觉到无奈,亦有因为格林看自己的异样目光而感觉不知所措。

    “但是即便如此,如果在把其舍弃和保留之间进行选择的话,我宁愿把这段记忆永远的保留起来,让它伴随我成长。尽管,我无时无刻不再想着把它忘掉,但是我相信,如果不去逃避它,一直把它带到生命的终点,总有一天,我会战胜那些往事,让自己变得更强。所以,我想要敞开自己的胸怀,试着让自己去接受,去相信。”

    “呜呜赤瞳酱,真的太让人怜爱了,快点到雷欧奈大姐姐的怀里来。”

    雷欧奈不由分说的把赤瞳抱进怀里,用自己那巨大且浑圆的饱满双峰,重重的夹击在赤瞳的小脸上,让赤瞳感受了一下什么叫做正宗的洗面奶!

    只是用一块薄薄的黑色布料,进行简单的束缚,在加上哪怕是站着,也毫不下垂的将胸口的布料高高地撑了起来并且露出大片雪白的巨大,哪怕只是仅仅看着就让人产生非常丰满和柔软的感觉。

    而此刻,在赤瞳的脸部挤压下,不断变形着的那两大团圆隆丰硕的大兔子,更是出现一种魅惑的诱人感,简直让人恨不得伸手去仔细地感受一下那柔软美妙的触感。

    “唔!雷、雷欧奈!”

 &nbs宿迁癫痫病哪治的比较好p;  “哈,黑瞳也是,快到姐姐怀里来。”

    面对着打算偷偷溜走的黑瞳,雷欧奈大手一挥,成功的捕捉到黑瞳,完成姐妹双杀的壮举!

    “啊,好幸福啊!”

    雷欧奈感慨着。

    而赤瞳和黑瞳就感觉不是很好,但是也没有太坏,倒是黑瞳有些感慨,如果玛茵在这里的话,就可以把玛茵推给雷欧奈。

    然而,很可惜的事情是,玛茵和希尔要在周围警戒。ps:所以,才没有玛茵和希尔的戏份。

    不过,在玩闹了一会儿之后,雷欧奈少有的露出严肃的表情。

    “我呢和老头子你差不多,都是从小就没有见过父母的孤儿,在帝都有名的那个贫民窟斯拉姆长大,也多亏了他们的帮助,所以,对于我来说,斯拉姆就是我的家,斯拉姆的人们,就是我的家人。”

    “在后来,有贵族在斯拉姆玩骑马踩死人的游戏,看不过去的我就杀了那些贵族,然后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看到恶党就忍不住下手杀了,最后也因为这个原因加入了夜袭,在不久之前暴露了身份的我,也不敢在回到斯拉姆去了,毕竟,去了只能给他们带来麻烦而已。”

    “然后,在那个时候,我才感觉到伤感,这绝对不是因为我不能够去帝都喝酒的伤感!”

    雷欧奈说话的声音莫名的变小了许多。

    “额,好吧,确实是有那么点,不过,最重要的事情是,不论是谁都会紧紧握着一些重要的东西,或许在拥有的时候是察觉不到的,而当察觉那分重量之时却已经从手里滑落。虽然我有时候在想是不是不在那起那种东西比较好,但是却在不知不觉中又背负了起来,虽然全部扔掉的话会轻松很多,但是却怎么也做不到啊,没有了这些东西,走起来便会很无聊的啊。”

    拉娜微笑着,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那美丽的月亮,心中暗想着,大家都是一样啊。

    “原来如此,你们的强大源于你们所背负的沉重吗。”

    查尔斯莫名的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自己真的输了呢,彻头彻尾的输了。

    和自己把一切罪恶感抛弃,主动堕落不同,眼前的这群人是把罪恶主动的背负起来,然后直面它。

    夜袭的所有人,谁都不坚强,因为她们任何人都有柔情之处,谁都很弱但是弱小也有弱小的坚持,这种坚持,就是她们的强大。

    真是强大呢。

    “师傅,我们就是这样一路背负,一路走过来的。我们没有忘记我们手上的血腥,只是忍耐着,在即将到来的新时代之前。如果真的可以不杀人的话,我们也不会杀人,但是,现在这个时代让我们离不开杀人,倘若我们此刻摆手不顾,那以前所杀的人便死得毫无意义。”

    布兰德伤感的说着,无论是作为帝国的军人也好,作为夜袭的杀手也罢,死在他手上的人多不胜数,而在这其中有多少是应该死,或者不应该死的,布兰德他自己也不清楚。

    唯一清楚的只不过是相信。

    “相信在这染满鲜血的手上,以及自己成为牺牲品的生命背后,有个谁都可以安心生活的新时代,一个能够让大家都欢声笑语的新时代存在”

    “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舍弃杀手这个包袱,去进行我们的救赎。”

    “救赎?”

    查尔斯疑惑的看着布兰德,他不明白为什么布兰德会这么说。

    “嗯,或者说赎罪吧,虽说杀人偿命是赎罪的方法之一,不过,这条命因为是属于逍遥大人的,所以,没办法自杀。因此,浪迹天涯,一边去救助更多的人,以此作为补偿。”

    原来如此,以自己的一生背负着杀人的罪恶为代价,然后去救助别人,以此赎回过往的罪孽。

    或许,在普通人眼里这看上去只是自我辩解,以此逃脱死亡的处罚。

    可是,对于查尔斯这等行走于黑暗之中的人来说,背负着杀人的罪恶,然后活过漫长的一生,远远比死亡更加的痛苦。

    “这还真是辛苦呢”

    查尔斯的声音越来越轻,仅仅只是一秒钟的时间,声音就轻的微不可闻。

 &nbs南宁儿童癫痫病能治好吗p;  所有人都知道了,查尔斯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布兰德的攻击,是致命的一击,能够撑到现在,也是查尔斯生命力的顽强。ps:真实情况是作者不让他死而已。333333

    突然之间的,我还想再在这个世上多活几天呢。

    查尔斯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想看看新时代的来临

    带着解脱般的微笑,查尔斯安详的死去了。

    在查尔斯死去的那一刻,身体开始后倒下去。

    而在这个时候,布兰德来到了查尔斯的尸体身边,用双手支持住查尔斯的尸体。

    “一路走好,查尔斯师傅。”

    忧伤的话语中带着凄凉,即使是作为敌人,但在亲手杀死恩师的那一刻,即使是布兰德这个铁骨铮铮的硬汉,也少不了伤感。

    这也是当然的吧,不管是多久以前的人或事,在失去重要的人和事的时候,总是无法忘怀,总会感到悲伤。

    分割线

    在寺庙的后面的一块种植着茶树的土地上,布兰德挖了四个一字排开的坑后,将查尔斯和另外三个老人的尸体,埋葬在了里面。

    坟墓十分的简陋,只是用泥土覆盖一下,然后在用乱石叠堆起来,简陋到连一块墓碑都没有。

    “大哥,这样真的就可以了吗?要不要我们”

    布兰德摇了摇头,脸上带起一个苦涩的微笑。

    “这样就足够了,让师傅在这里安详的沉眠吧。以后,每年带壶酒来祭拜就可以了。别担心,我很好,毕竟作为杀手而言,这样的结局再好不过了。”

    布兰德摸了摸塔兹米的脑袋。

    “行走在杀手这一路上,既有心酸,也有痛苦,呵,应该说我们所遭遇的尽是这些东西。可是啊,既然我们选择了这条路,只能不断的跨越前行,肮脏的角色由我们担任就好,然后借此去改变世界吧,在完成这一目标之后,我们只需要静静地消失就足够了。”

    “我们既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也不需要别人怜悯。只要,别人能够为我们感到悲伤这就够了,这对我们来说,就已经是最大的谅解了。”

    “走吧。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嗯,大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唔!这莫非是告白!!!”

    “才,才不是啊!大哥你想到哪里去了!!!”

    玩闹的声音,吹散了一直笼罩在布兰德心中的悲伤。

    这或许就是人生。

    行走了名为人生的道路上,必然会遇到许许多多让自己充满了后悔的事情,但即使在后悔,我们能够做的也只是继续走下去而已。

    即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人生的路程就变成了一种折磨。

    每走一步,身后的道路就消失一步,没有退路。有的时候,分明知道再这样下去会更加痛苦,还是得告诉自己,走下去。

    人生从来不曾缺少缺憾,人生路上,一切都得靠自己靠自己的理解,靠自己的意志,靠自己的追求,哪怕是在做错了事情之后,没有人能改变什么,能做到最多的,也只是弥补罢了。

    毁灭老态龙钟的帝国,建立新秩序的是新时代的年轻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

    在此刻,谁也没有想到,对于布兰德而言,只不过是师徒间的对决,但是确实彻底拉开了新时代的帷幕。

    ps: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懂在下的真意,查尔斯代表着旧时代的结束,而布兰德则是代表着新时代的开始。

    ps:应该没有人可以看懂的吧,毕竟在下的文笔也不是很好,写不出如同那些大文豪的深意。照猫画虎,应该称得上吧?又或者画虎不成反类犬?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qrd.com  吉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