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明星 >

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正文 第一二四九 再次设伏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张启斌站在我旁边,听见我信誓旦旦的说游戏厅那个男子就是丙润那边的人,一下子来了精神:“小飞,你能确定这伙人的身份吗?”

    “绝对是他们!”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我已经得到了安壤那边的反馈,说昨天对面这些去绑架刘贝财女儿的人,开的两台车分别是一台路虎越野车和一台白色的轿车,而且车型很可能是一台宝马,之前咱们查到的两伙陌生人,现在已经被端掉一伙了,剩下的这伙人本来就有很大的嫌疑,现在他的车又跟咱们要找的车对上了,你感觉,你们这个镇子里,可能平白无故出现这么多神神秘秘的人吗?”

    “嗯,没错。”张启斌听完我的话,舔了下嘴唇:“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伙人绑了刘贝财的女儿之后,会变得谨慎无比,万一他们绑了人之后,不会轻易露面了怎么办?”

    “不会的,这个青年肯定还会继续去曹狗子的游戏厅。”我摆手打断了张启斌的话,随后解释道:“归根结底来说,这伙人并不是真正的绑架犯,他们抓走刘贝财的女儿,也无非是为了逼着刘贝财在卖地的协议上签字,而且该给的钱,一分都不会少,在刘贝财看来,这伙人可能是一群穷凶极恶的绑架犯,但是在这群绑人的青年看来,这就是很平常、很普通的一件交易,而且现在刘晓佳在他们手里,他们也不怕刘贝财报警,这伙人能在车良恭身边崛起,心理素质一定异于常人,所以他们绑完人之后,下一步就是等着刘贝财跟他们签合同,一群社会上的大手子,整天看着刘晓佳一个高中生,也不会有多高的警惕,所以他们的生活,不会受到影响。”

    张启斌听完我的话,低头沉默了一下,随即眼神一亮:“那按照你的说法,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布控!”我言简意赅的吐出了两个字:“最开始的时候,我的想法是一旦这个青年露面,咱们直接就把人扣住,逼着他说出刘晓佳的下落,之所以这么做,是咱们没办法确定这伙人的身份,现在咱们已经已经定准宁夏颠痫医院这个青年就是丙润那边的人,那就把他盯死,看看他们到底来了几伙人,如果他们是分开行动的,咱们就把他们逐一击破,如果他们是一起来的,咱们直接动手,把这伙人铲除,救出刘晓佳。”

    “可以。”张启斌听完我的计划,点了点头:“只要咱们能把刘晓佳救出来,那么刘贝财在感激之余,能够跟咱们签合同的几率就大了很多。”

    “不。”我摆手打断了张启斌的话:“即使咱们真的能在丙润那伙人手里把刘晓佳救出来了,也不能直接把人还给刘贝财。”

    “你是想,跟丙润那些人用一样的路子,通过刘晓佳逼着刘贝财签卖地合同?”张启斌说完这句话,脸色有些纠结:“小飞,你要知道,我们跟丙润那些人不一样,他们是一群能够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狼崽子,可是我们都是本地人,这样做的话……”

    “张哥,我们这次过来的目的,是为了帮如裕电力成功把地谈下来,所以你顾忌的这些问题,不是我们该考虑的。”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张启斌:“虽然我们名义上是你的人,但是你该知道,凭你的手段,很难办成这件事,如果让我们来办,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行,听你的。”张启斌犹豫了两三秒钟之后,咬着牙重重点头:“不管怎么说,现在能在丙润手里把地抢过来,才是最重要的事,至于刘贝财那边,我过后再去跟他解释,大不了多给他一些赔偿。”

    看见张启斌同意了我的计划,我也没再多说什么,扭头对着房间那边喊了一句:“小刚!”

    ‘咣当!’

    已经回房间洗脚的史一刚听见我的喊声,趿拉着拖鞋走到了门口:“哥,怎么了?”

    “一会你开车回一趟安壤,我会让东哥帮你准备一些东西,你帮我带来。”

    “行!”史一刚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治的好听说他能回家,顿时挺高兴的笑了笑:“那我能不能陪糖糖呆一会。”

    “我不管你跟谁呆着,但是天亮之前,你必须回来。”

    “呵呵,妥了!”从康家镇这边到安壤,开快一点的话,也就一个小时的路程,史一刚见我点头,很快换好衣服,开着霸道离开了学校,等史一刚走后,我们其余人也都开始抓紧休息。

    ……

    第二天上午,我们起床之后,直接开车赶到了曹狗子的游戏厅附近,曹狗子的这个游戏厅,位于镇子上的一个十字路口,边上就是一个农贸市场,这天又正好是周日,所以门前有很多来赶集的人,熙熙攘攘的显得很是拥挤,不过对于我们的隐蔽倒也起到了一定的帮助。

    我们今天一共来了两台面包车,算上杨涛、史一刚、张启斌和小胖我们五个人,另外还有小胖身边的五个人和张启斌那边的九个人,我们这二十来个人,每个人都拿着一把刀,除此之外,杨涛、史一刚我们三个还全都带着一把手枪,张启斌和小胖也人手端着一把私改猎,我们已经计划好了,如果丙润那边的青年来了游戏厅,我们就尽最大努力把人跟死,一旦出现了之前在歌厅的那种意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人抓住,这是我们来到康家镇之后,第一次摸到丙润那边人的消息,也是第一次交锋,所以大家都紧绷着心弦,不仅因为我们输不起,也因为这件事如果办砸了,也着实丢人。

    张启斌坐在车里,隔着车窗看了看外面的人群,扭头看向了我:“今天怎么分组?”

    “咱们今天的任务,是通过对伙的那个青年,摸到他们的老窝,所以不用硬干,而且游戏厅这种地方,里面本身就乱糟糟的,所以大家也不用特意隐藏,曹狗子不是说了吗,那个青年来了之后,几乎都是在游戏厅最里面的那台打鱼机玩打鱼,所以咱们只要坐在附近的几台机器上,把他盯死就行了。”说到这里,我看了一下车里的几个人:“小涛,咱们几个里面,你身手最好,到时候你就跟那个青年坐在一台机器上玩游戏,如果过黑龙江中亚癫痫医院挂号程中发生了意外,那你直接把他控制住就行。”

    杨涛点了点头:“放心!”

    “小胖、史一刚你们两个,坐在那个青年旁边的机器上,不用特意去观察他,如果他始终没发觉咱们,那你们就正常在里面玩,一旦发生冲突,就跟小涛一起把他控制住,切记一点,今天哪怕在闹市区动枪,都不能让这个人跑了,但是开枪的时候,一定得有个分寸,只能打腿,千万别闹出人命。”

    “明白!”史一刚和小胖也点了点头。

    张启斌见我把其余人的问题都分配完了,指了指自己:“那我呢,我应该干点什么?”

    “咱们这些人里面,只有你最熟悉康家镇的地形,所以你直接带一车人,去街道对面盯着,如果对伙那个人开车走了,你带人把他盯死,但是务必要保持距离,不要暴露。”

    “行!”张启斌听完我的话,莫名有些紧张:“那咱们现在分一下组?”

    “不用,时间还早呢!”我看了一眼手表,这时候才早上八点多:“叫所有人下车,自己找地方吃早餐,但是不要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每组最多三个人,在车里坐不住的可以下车溜达,但是十点之前,所有人都得各就各位,没有任务的人,全都得回到车上,之后就不许下车了,哪怕是拉屎撒尿,也得在车里解决。”

    “咱们现在下车,保险吗?”张启斌听完我的话,有些犹豫:“万一那个青年一会过来了怎么办?”

    “放心吧,没事。”我咧嘴一笑,没当回事的拉开了车门,率先下车。

    “哎,你怎么就那么确定,对伙的人不会那么早过来呢?”张启斌看见我信心满满的样子,也跟着走到了车下。

    “因为我就从来不会起这么早。”癫痫怎么治好我呲牙一笑,向着附近的一个早点摊走去。

    我们吃完了早餐以后,我又进曹狗子的游戏厅里转了一圈,他这个游戏厅就是一个空旷的大厅,里面摆满了机器,窗子上也都带着护栏,只有正门能够出入,对于我们盯梢倒也有了很大的帮助。

    出门之后,我又重新调整了一下停车的方位,等时间到了九点半左右,杨涛和史一刚、小胖就先行去了游戏厅里打游戏,我也带着小胖身边的五个人坐进了车里,随后张启斌也拉着一车人,停在了十字路口的另外一边,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们所有人就全都在车里蛰伏了起来。

    我们这一等,就是两三个小时,等时间到了中午十二点左右,集市上的人慢慢地也都开始散去,而那台让我期盼许久的白色宝马,却始终都没露面,对于这个结果,虽然我有心理准备,但也隐隐有些失望,按照张启刚的说法,这伙人是前天抓走的刘晓佳,而昨天的时候,刘贝财已经去村里找台账了,说明双方肯定达成了某种共识,那么今天这伙人应该已经放松警惕了才对。

    下午一点左右,我坐在车里啃了一个提前买好的煎饼果子,看了看空旷的街道,感觉有些疲倦,看着身边的几个青年:“我眯一会,你们盯着点,如果有动静了,叫我一声。”

    “明白!”一个低头玩手机的青年点头应了一声,我也把座椅往下放了放,躺在车内开始睡觉。

    我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忽然感觉有人推我的胳膊,一睁眼,之前那个青年对我笑了一下,伸手指着车窗外面:“飞哥,来了!”

    ‘扑棱!’

    听完青年的话,我一下子就精神了,坐直身体向外看了看,一台白色的宝马5系,正打着转向灯,缓缓脱离主路,向我们这边驶来。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qrd.com  吉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