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五花八门 >

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七百一十四章 小六的降生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

    燕宁目视前方,道:“早上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做饭!”

    白翘翘翻了个白眼,道:“那个酒鬼还在屋里坐着的,你就知道在这里催我,昨天下午和晚上小五小六的饭都是我做的,他们俩已经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情绪,今天早上我不做了,君令仪回来,让她做。”

    燕宁的眼睛依旧看着前方,道:“那君令仪做饭,饿死了。”

    听口气,好像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君令仪顿了半晌,开口道:“我有事情要说。”

    白翘翘打了依噶哈欠,道:“你能有什么事情要说,难道出去一趟还睡了一个男人回来。

    君令仪没说话,燕宁的眉头皱了一下。

    燕宁道:“我看,她八成要和王爷复合了。”

    “卧槽,真的假的!”

    白翘翘的眼睛瞪大了,很是惊愕地看着君令仪。

    君令仪瞧了瞧燕宁的态度。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燕宁是看到了她被秦止带走的。

    君令仪久久没有说话 ,白翘翘心中的狐疑便更浓了。

    白翘翘看着河南治癫痫好的医院君令仪,激动道:“这么说是真的了!那你不和我们回去了吗?这四年都……”

    “我和你们回去。”

    君令仪开口。

    “秦止说,他想帮我们一起寻找有关于回去的方法,等到时光之门打开的时候,就是我们彻底分手的时候,永远没有相见的可能,便断了一切的联系。”

    “你把一切都和他说了?”

    “说了一小部分,只有有关我的部分,你们的事情,我只字未提。”

    燕宁听着君令仪的话,道:“我们趟这趟浑水都是迫不得已,居然还有人上赶着要来看一看这浑水到底长成了样子,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能让人家失望,想走就走,多一个人看着浑水可能还会看出什么新的门道,毕竟他真的很喜欢你。”

    平静的语气只是就事论事。

    燕宁的拐杖敲在地上,他拄着拐杖一步步离开了。

    君令仪看着他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翘翘也思索了半天,此刻开口道:“我还是挺同意燕宁的话的,如果秦止真的能坐到如此,他也算是爱你至深了,虚空子之前说过,越到了快要回去的日子,越能看到时空之门的方位和形象。

    可他也没说过之前是看不见的。

    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有任何线索,既然秦止想要帮我们,你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和他说了,我们一起来找肯定比咱们几个瞎忙活要快一点。

  &权威癫痫病专科医院nbsp; 而且秦止的情报网是不多见的比沐风堂还要神奇的存在。”

    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白翘翘都能化身为冷静的一派。

    分析结束,白翘翘拍了拍秦止的肩膀,叹了口气道:“你说你是从哪里找来的男人,我怎么就遇不见,嗯?你看我遇见的男人都是……”

    话音未落,却是一声干呕的声音传了过来。

    君令仪和白翘翘忍不住都站直了身子,向着干呕的方向看了过去。

    陆维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此刻正在树的旁边努力干呕。

    白翘翘的嘴角扯了扯,磨了磨牙厉声道:“别在那吐,我的树啊,我的妈啊!”

    白翘翘去处理陆维琛的问题,君令仪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俩。

    她摇了摇头,进屋做饭去了。

    等到做好了饭出来的时候,陆维琛已经不见了。

    白翘翘吃饭的时候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刚吃过饭,她就将两个熊孩子交给燕宁看管,自己拽着君令仪从屋里走了出来。

    君令仪看着她神秘兮兮的模样,狐疑开口道:“有什么事吗?”

    白翘翘舔了舔唇瓣,道:“你准备好如何和秦止解释你和两个孩子的关系了吗?”

    小五和小六,简直就是定时炸弹一般的存在青岛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

    离开的事情还好说,但是这两个孩子……

    君令仪眨眨眼,道:“我不用解释,秦止不知道从哪里已经知道了小五是他的种。”

    “???这货是狗鼻子吧,这都知道。”

    “喂,你说谁是狗呢?”

    闻言,白翘翘赶忙举手投降。

    她无奈道:“果然,刚复合就已经惹不起了,秀恩爱的时候考虑一下我们这些未婚生子的单身狗好吗?”

    说罢,白翘翘抬头望天。“

    君令仪看着白翘翘的态度,心中带了几分狐疑。

    她道:“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干什么坏事了?”

    白翘翘的嘴角咧开,露出了八颗牙齿的微笑。

    一口大白牙马上就能去做牙膏广告了。

    君令仪的眼眸微眯,道:“如实招来。”

    白翘翘咳嗽了两声,哼哼道:“陆维琛看到两个孩子十分奇怪,我也没有办法嘛……然后我就说他俩是你之前生的双胞胎,如果你确定真的是个秦止一个鼻孔出气的话,最好先帮我通一下气。”

    君令仪:“……”

    君令仪看了白翘翘半晌,道:“所以,那个你一直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六的父亲,就是陆维琛?”
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     白翘翘扯了扯嘴角,“应该是吧,我这辈子就和这么一个渣男滚过床单。”

    君令仪的目光还落在白翘翘的身上。

    白翘翘举起双手,“酒后乱性,酒后乱性懂吗?”

    君令仪点了点头,却是一脸不懂的表情。

    白翘翘已经放弃挣扎了。

    当初她的肚子大起来的时候,她自己也是懵逼的,她明明在那件事情之后煮了很多避子汤给自己喝,为什么最后却变成了这样的结局。

    白翘翘自然不会知道,当时她恰好住在平西王府的孟宇轩。

    药也是在孟宇轩的小厨房里熬得。

    慕烟看到了小厨房里的避子汤,还以为是君令仪喝的。

    在催生小分队的磨炼之中,慕烟早就明白了避子汤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为了让自己的妹妹顺利降生,年纪小的慕烟临危受命,将避子汤换成了味道十分相近的养胎药。

    在给他开这些药的时候,太医信誓旦旦,说就算是多年的郎中,也闻不出两种药的异常。

    得到了这个秘方之后,慕烟换的特别认真,这才有了后来小六的出生。

    ·()p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qrd.com  吉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